分支机构:  郑州 开封 商丘 周口    驻马店 信阳 南阳 平顶山 漯河 许昌    洛阳 三门峡 济源 焦作    新乡 鹤壁 安阳 濮阳    山西长治
网站简介 | 校长介绍 | 师资力量 | 机构新闻 | 教学公告 | 招生简章 | 报名指南 | 在线报名 | 在线学习 | 招聘信息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心理咨询 | 心理测试 | 心理访谈 | 婚姻家庭 | 学生心理 | 职场心理 | 案例精选 | 心理图书 | 分校动态 | 继续教育 | 催眠技术 | 咨询留言
  招生
简章
心理咨询师
国家认证培训
心理咨询实务 华夏催眠网 婚姻咨询师 心理学
函授大专
其它培训

  友情提醒: 凡是河南华夏学员(面授、远程)都为您开通一套河南华夏心理网在线学习系统,没有远程课件的学员请与总校教学部联系。0371-67767208

首页 >> 心理咨询
 

创伤性的记忆

文章录入:王娜  点击数:1792  更新时间:2008-10-29
创伤性的记忆

 作者:李子勋

      创伤性回忆是一种零碎的回忆

  创伤性事件发生以后,大脑对信息的处理如何?为了研究这一课题,美国麻省综合医院调查了46位不同类型的创伤性事件的受害者(vander Kolk & Fisler1995),创伤类型涵盖了暴力、童年期性侵害、意外事故以及成年期经历战争等。他的调查涉及到受害人在创伤发生后的不同时间里对创伤的回忆方式:

  他研究了创伤刚刚发生时、在创伤程度最严重的时候、以及在进行调查三个不同的时点,并着重调查创伤回忆中有哪些元素参与,结果如下:

  视觉由情景或由图像引发的结果。

  情绪感受(比如难过的感受)

  触觉身体感知的方式(比如是以冲撞还是以触摸的形式)

  嗅觉作为嗅觉印象(比如焦糊气味)

  听觉作为听觉回忆(比如枪击声、尖叫声)

  叙事作为可以向人们讲述的创伤故事

  这一研究所观察到的一些现象特别值得关注,并且与治疗有密切关系:

  严重的精神创伤,在紧接事发之后,或在其痛苦程度最重的时候,往往也是最急切地寻求帮助的时候,主要以单一的、片段的知觉回忆出现。

  回忆中出现的元素不一定总与创伤经历紧密相连。所以,当事人可以出现与创伤经历毫不相关的回忆,如:闻到焦糊味但事发当时并没有东西被烧糊。

  画面回忆最为常见,但也有20%的受害人没有关于创伤的画面回忆。

  凌乱、片段的回忆很少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自行减少。

  创伤发生后的短时间里,没有一个受害人会有叙事式回忆。即使在最痛苦,也是最有可能寻求治疗性接触的时候,也依然有超过50%的当事人不会去讲述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故事。

  这一结果对于这类患者的治疗还有以下一些意义:

  部分混乱的感官印象和凌乱片断的回忆是精神创伤的典型特征之一。

  我们对患者所表述对“我是不是要疯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等等的恐惧应该客观地评价,不要马上就把它们与精神病性的表现联系起来。如果我们告诉他们,这些只是创伤后的假性幻觉,而不是精神病性的幻觉,会对他们是一种极大的安慰。有的时候,只有在病人对抗精神病药物的担心恐惧被消除后,病人才敢于报告上述症状。

  因为病人无法真实准确地报告自己的体验,治疗师应该能够妥善巧妙地使用心理治疗最主要工具之一的语言帮助。

  慢性创伤的记忆

  慢性的精神创伤过程中,上述的片断回忆可以持续存在几年甚至几十年。

  Rauch和vanderKolk对这种现象的神经生理学机制作了进一步的研究。在一个后续的研究中,他们让8位有不同创伤经历的当事人(比如其中一位女性,因为闯红灯而直接造成了自己同在车上的孩子们的死亡),通过朗读创伤故事(事故现场记录)而引发创伤回忆,再通过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研究在大脑的哪些区域葡萄糖的消耗量增加。把这一结果和阅读毫无压力的对日常生活流水账似的记录时所作的PET结果进行比较,关键性的差异就出来了(Rauch等)。

  PET结果显示,大脑被激活的模式非常有趣:

  当大脑中出现对创伤性事件的片断凌乱的回忆时,被激活的部分基本上都在右脑。其中,特别活跃的区域是对情感信息的处理极为重要的一些区域,比如:

  杏仁核,岛状结构(脑岛),颞叶中部,右侧视皮质。

  与此同时,左侧的额叶下区域的活跃度有显著性下降,比如布洛卡区域附近,其功能主要是将经验转化为可用于交流的语言。

  这一结果在晚些时候由Shin等人发表的研究结果所证实(Shin等,1997)。

  简言之,在严重精神创伤患者发生以后,受害人两侧大脑半脑的重要区域的功能会出现脱节:

  左半球的主要功能在于对信息进行分析、连惯、分类,主要通过词语、符号进行操作。而右半球则主要负责对来自杏仁体周围核团的非言语性、整体的、动力性的信息进行处理,例如恐惧等情绪信号。总的说来,左半球略受抑制,而右半球略占优势。

  两种回忆方式

  对于创伤受害人来讲,由于对创伤经历的回忆常常会伴随情绪的负担,因此回忆的时序性很差(比如患者常常会说:“简直就像刚才发生的一样”),并且常常在紧随创伤之后会出现失语(vander Kolk等,1997)。此时,信息处理的过程被“卡住”,相关的信息滞留在大脑的某些区域,并常常在随后的几年甚至几十里持续引发痛苦和症状,而不是一般情形下,能够“吃一堑,长一智”。

  这些研究结果对于我们理解精神创伤以及此间的信息处理过程还具有更加深远的意义:

  在精神创伤发生的时候,似乎往日行之有效的信息处理过程以及消除负性情绪的机制都停滞下来。那些负性的、凌乱的信息以片段的形式被储存在右半球。这些令患者感到困惑,以各种元素的方式闪回的信息片段,是患者在经历创伤之后无法做到完整清晰地叙述创伤过程这个“故事”的最重要的神经生理学基础。

  因此,我们为患者精神检查时,以及在澄清、理解患者及其障碍时,必须要考虑到上述过程。对于患者来讲,当他们知道不是因自己疯了,出现那些症状只是他们对一种疯狂的处境有正常的反应而已。

  谈到治疗,不可避免地还要提及与创伤性疾病的治疗密切相关的(至少以下)两种回忆方式:

  一是显性(叙事式的)回忆,主要储存在左半球。它与如何讲述创伤性经历的能力及其象征性意义有关。

  二是隐性回忆,主要储存在右半球。它主要受(感官)信息片断激发,与负性情绪相关联,部分或完全受无意识现象比如情境性因素影响(Argen lander1970),并参与回避过程。

  在治疗过程中,我们应该同时注意到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记忆方式。因为成功的治疗往往不仅仅表现为分析、理解受左半球支配的认知功能的加强,同时也应关注和处理创伤回忆中的另外一部分,亦即那些被以片段的形式保存在右半球的隐性回忆。

  令人感到十分无奈的是,作为心理治疗主要手段的语言本身,对于隐性回忆似乎常常也是一筹莫展。相反,许多受害人在历经多年的心理治疗之后都会说出下面这番十分经典的话来:“没错,现在我知道应该怎样来看待和处理这些回忆和感受了。但从感觉上讲,它给我带来的负担和治疗开始的时候相比没什么两样。”

  尽管患者能更平静地看待和处理相关回忆,但临床症状(感觉的涌入和回避)的真正改善只有当这些片段的信息在治疗直接被提出并被处理后才有可能。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在线学习 | 报名指南 |  咨询留言  后台管理
总校地址:郑州市大学路75号郑大南区  总校电话::0371-67767208   0371-67767858
邮编:450052 信箱:psy371@163.com 学校QQ:64550278 632121406 QQ群1:8351900 QQ群2:290025788
总校公交车:102、K9、38、60、68、T101、12、112路郑大北门;4、T4、T5、63、66、82、K906、路郑大东门
地铁:地铁一号线绿城广场站B出口向东200米路南
河南华夏心理咨询中心©河南华夏心理网隶属于河南省华夏职业培训学校  网站备案:豫ICP备14029522号-1